如何评价范弗里特在朝鲜的最后一战?老蒋:胡宗南的水平都比他高

1892年3月19日,范弗里特出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叫波尔克的小镇,由于家境贫困,高中毕业后,他的父亲让他报考了免费的西点军校。1911年19岁的范弗里特成了西点军校的一员,和艾森豪威尔、布莱德雷等人成了同期校友。4年之后,范弗里特毕业,在同届的164名学员中,他的成绩总分排名第92,属于中等偏下。

军校毕业后,范弗里特进入纽约州第三步兵团服役,并参加了一战,因战功升任少校营长。之后范弗里特的仕途进入了瓶颈,到1944年的时候还只是个上校团长,此时他已经52岁了。这样的军衔和职务,对于一个参加过一战,并有着33年军龄的军官来说,委实令人难堪。此时范弗里特那些西点军校1915年届同学中,许多都已跻身将军行列。

比如布莱德雷已是第一集团军司令官,艾森豪威尔更是名满天下,成为近300万盟军的最高统帅。就连比他晚两年才步出西点校门的克拉克和李奇微,都已分别晋升为三星中将和二星少将。就在范弗里特认为自己将终生和将星无缘的时候,诺曼底战役爆发了,这次战役彻底改变了范弗里特的命运,凭借在诺曼底登陆中立下的卓越战功,范弗里特升任第2师副师长并晋升准将。

之后范弗里特好运不断,像坐了火箭一样飞速升迁,先后担任了第一集团副司令官和第二集团军司令官。1950年6月,他接替李奇微出任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官。在朝鲜战场上,范弗里特多次和志愿军交手,但都没有占到便宜,上甘岭战役更是以惨败收场。由于连战连败,范弗里特面临着提前退役的危险。为此,他决心打一场翻身仗,为自己正名,最终范弗里特将作战目标瞄准了丁字山。

丁字山位于朝鲜中部铁原以西13公里的芝山洞地区,高度仅为205米,还不及上甘岭的一半。同时,在这里驻守的志愿军兵力仅有一个营。不论从地形还是兵力来看,丁字山似乎都要比上甘岭好打。由于连战连败,此时美军的士气极为低落,范弗里特认为全面进攻丁字山胜算不大,于是在战前把攻击目标选在了丁字山地区的“斯巴德”高地。

负责防守这个高地的是志愿军第67师201团1营1连第一排,为了稳操胜券,范弗里特命令美7师第31团第2营负责这次进攻,同时还出动了一个坦克营、7个炮兵营和1一个轰炸机联队提供火力支持。兵力和火力都占据绝对优势,范弗里特认为这一仗必胜无疑,为了让国内民众知道自己的神勇,范弗里特特意邀请了许多联合国军高级将领以及大批新闻记者前来观战,还给每人发了一份三色精印的进攻路线时,美军对“斯巴德”高地的进攻正式开始。和以往一样,美军这次的打法依然是老一套,先是出动飞机对我军阵地进行了3个小时的狂轰滥炸,接着又动用126门重炮进行了90分钟的火力急袭,共发射炮弹16万发。铺天盖地的火力覆盖之后,美军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我军阵地发起进攻。

美军勇猛的火力令观者的记者们目瞪口呆,他们认为在这种超高强度的火力打击下,志愿军阵地上已经不可能有任何生物存在。但当美军冲到距志愿军阵地不足50米的距离时,1排战士们手中的轻重武器突然一齐开火,手榴弹、手雷、爆破筒和轻重机枪组成的交叉火力很快就将冲锋的美军打了个七零八落。

那么1排的战士们是如何在敌人凶猛的炮火覆盖下生存下来的呢?原来当敌人炮击时,1排排长陈志命令战士们全部进入了坑道,只在坑道口留下了两个观测员观察美军的动静。因此尽管美军发射了16万发大口径炮弹,但1排的战士们却毫发无伤。不久后敌人又发起了新的进攻,陈志将全排人员编成10个战斗小组,每次只在阵地上放2个小组,其余人在坑道内准备弹药,随打随补。

这样一来,美军就倒了霉,连攻多次均被1排打退。在一帮记者面前丢了脸的范弗里特恼羞成怒,直接命令2营全部投入战斗,妄图靠人海战术取胜,结果又被志愿军的手雷和爆破筒给砸了下来。战至下午5点左右,美第2营已经伤亡150人左右,而我军的阵地依旧坚如磐石。范弗里特见取胜无望,为了避免继续出丑,只得下令参战的美军退出战斗。

丁字山战斗,美军投入了一个营的兵力,在强大的火力掩护下,狂攻数个小时,不仅没能拿下志愿军一个排的阵地,还付出了150多人的伤亡代价,范弗里特在一帮观战的记者面前丢尽了脸面。老蒋得知丁字山战斗的结果后,对范弗里特做出了这样的评价:胡宗南的水平都比他高!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但范弗里特在丁字山战斗中的表现的确糟糕,他一味依赖火力,战术呆板,最终吞下了一场惨败。不久后范弗里特黯然离职,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军事生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cxyjjxh.com/,欧冠费伦茨瓦罗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